十四月的酒

闲来看文,无所事事

    昨夜熬到凌晨,睡的着实是有些晚了。差几分五点的时候,王晰却在黑暗中睁开了眼。

    大约是人的通性,心里装了事儿,怎么都睡不踏实。一睁眼,昨夜周深哭的通红的眼睛就立马出现在脑海中。王晰微微低头,唇边挨到怀中人毛茸茸的头顶,伴着一股浅淡的清香。

    他紧了紧抱着怀中人的手。右臂搭在腰际,手掌虚虚覆着瘦削的脊背,左手早已麻木的没有知觉,仅是能感到那一小片温热贴在自己的臂弯。可饶是如此,他也不舍得动一下。

    昨晚那人录节目时,他心里也一并跟着难受。明知道复议会有多大的压力,却碍着不能替他分担一丝一毫。那人快崩溃的样子就像根锥子在他心里翻搅。他看向他,可他却是众多“帮凶”中的一个,铁了心似的把他往外推。

    他只能等他回来,然后好好地抱抱他。

    所以他一点儿也舍不得把发麻的左手抽出来。这样,一抬手,就能把睡梦中还在抽噎的人牢牢圈在怀里。

    昨晚那人在节目里哭了一阵儿,晚上他只是去洗个澡的功夫,那人又红了眼眶,泪珠一串串往下掉,却是忍着不发出声音。果然没人看着的时候就又不知道在瞎想些什么了。他揽住他,贴在胸口,感受他的眼泪濡湿心脏。

    那人清浅的呼吸轻轻呼在自己的胸膛上,平平稳稳,再不似昨晚那般急促。几小时前他轻拍着他入睡,那人抽噎的频率越来越慢,他的眼泪却顺着眼眶划过,在左边太阳穴的位置晕湿了一小片枕套。


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

*自娱自乐,切勿上升正主

*醒早了的产物(゚Д゚)ノ无厘头的几段

*没发过文的新手,希望大家多多包涵

*昨晚补了最新一期,小哥哥们太棒了,别的emm...一言难尽(>﹏<)


远方不远,因为我们会走到远方的边缘。

夏日青空里,歌声凝成阵阵青柠的香气,在无垠的空间里盘旋缠绕……